首页 > 西澳采风
西澳矿都皮尔巴拉记行
2013/10/05
    从西澳大利亚州首府珀斯北行1500公里,就可到达皮尔巴拉地区。50多年前,皮尔巴拉还是一片沓无人烟、不为人知的荒原。在这片面积比四川省还要广阔的土地上(50万平方公里),只有少量的土著人和成群的袋鼠、海鸥、红土、白云为伴。

1963年,人们在皮尔巴拉发现了世界上最大的优质铁矿带,红矿(即赤铁矿,有别于磁铁矿)的矿石平均品位高达60%以上。从此,这片沉睡亿年的土地掀开了她历史上新的一页。随着力拓、必和必拓、FMG等世界知名矿企纷纷进驻,皮尔巴拉改天换地,一跃成为澳大利亚首屈一指的铁矿之都和矿业经济发动机。1963年至1993年,皮尔巴拉用了30年时间,产出了第一个1亿吨铁矿石;1993年至2002年,用了9年时间产出了第二个1亿吨铁矿石;之后每3年出产1亿吨铁矿石。现在,皮尔巴拉年输出铁矿石总量高达2亿吨,常住人口6万,拥有3个大型港口,年吞吐量达2.5亿吨。

  10月2日,我应邀出席在卡拉萨(Karatha)举行的皮尔巴拉脉动经济峰会,终于有机会访问这座仰慕已久的荒原矿都。从珀斯乘飞机飞往皮尔巴拉的枢纽城镇卡拉萨需要两个小时。执飞此航线的主要是Qantas公司的717-200机型,机型虽老,却飞得异常平稳。抵达卡拉萨上空后,俯瞰皮尔巴拉地区,湛蓝的海水与禇红色的土地形成鲜明对比,海岸线曲折蜿蜒,岛屿星罗棋布,原野广袤无垠,狭长的公路和整齐的市镇昭示着人类改造这片荒原的进程。在紧临海边的地方,一块块方形的蓝色地块引起我的注意,平整如田畴,里面却似乎是水,不知是做什么的?

一下飞机,就充分感受到皮尔巴拉的热度。这里更临近赤道,比珀斯要热很多。珀斯还是乍暖还寒的初春,这里已是赤日炎炎的盛夏,气温高达36度。在机场见到前来迎接的Lally先生,才发现他是一位年逾七旬的老人。尽管比我大了近30岁,Lally老当益壮,精力充沛,思维敏捷。他送我们去宾馆放下行李,就径直驱车带我们去参观位于46公里以外兰伯特角(Cape Lambert)的力拓公司港口扩建工程。

在兰伯特港,我看到了世界上最先进的铁矿石运输处理设施:自动勘测矿石样本的机器人Sam和Ple(合称Sample),长达数公里的矿石传送带,自动喷淋的除尘降温管线,都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。接待人员介绍说,力拓公司已经研发成功无人驾驶货运列车,不久将实现从数百公里以外的矿场到港口的全自动化对接。力拓铁矿公司总裁哈丁先生告诉我,兰伯特角扩建工程完工后,力拓的铁矿石产能将达到2.9亿吨,其中2亿吨将输往中国。 

参观完兰伯特角 ,老Lally又陪我们参观了西北大陆架油气公司、丹皮尔港、卡拉萨镇。令我极为震撼的是,从卡拉萨到丹皮尔港,从兰伯特港到罗本郡,整个皮尔巴拉地区似乎到处是忙碌的建筑工地,道路、桥梁、市政中心、居民区、电影院、深水港均在开工建设,一派生机勃勃的新城气象,这在澳大利亚其它地方是不多见的。在卡拉萨市郊,我终于又看到那些大片的四四方方的水塘,原来是晒盐场。老Lally告诉我,皮尔巴拉除出产高品位的铁矿石外,液化天然气、钽矿、优质海盐也是其重要产品,主要面向亚洲国家出口。

72岁的老Lally在皮尔巴拉生活了40多年,见证了这座城市从荒原上崛起的整个历程。从他介绍情况时流露出的热切目光里,我深深体会到他对这片神奇土地的爱恋之情。他告诉我,皮尔巴拉正在雄心勃勃地推进一系列发展规划:卡拉萨镇正在申请成为行政区划市,有望年内实现;卡拉萨机场正在扩建,明年将成为国际机场,接待来自新加坡、巴厘岛等地的游客,旅游业将成为皮尔巴拉未来的新兴产业;皮尔巴拉将继续新建和扩建港口,提高其对外出口能力;这里居民的平均年收入在10万澳元以上,居全澳最高,政府将继续提高住房补贴和福利,吸引更多的人来此定居。“皮尔巴拉的一切繁荣都受益于中国的发展,中国梦将是这里未来发展的动力”,老Lally恳切的话语和透辟的见解让我深深感动和敬佩。

  我告诉老Lally:来到西澳,常听人们说,西澳是澳大利亚离中国最近的地方;来到皮尔巴拉,才发现这里是西澳离中国最近的地方。老Lally说:“皮尔巴拉的命运注定要和中国的发展紧密相连。”“中国梦将驱动皮尔巴拉的脉动,对吗?”我对老Lally说。他向我伸出大拇指,微笑着点头。在夕阳的余晖里,我和老Lally并肩坐在丹皮尔港的海岸上,眺望着北方,六千公里外,就是中国的大陆......(作者:禹同)

推荐给朋友:   
全文打印       打印文字稿